第十章 谁才是神魔 (1w4,第一更,月末求月票!)(1 / 2)

莫说是龙蛇血脉,仅仅是龙蛇气息,在完美世界就极其不被人待见。

苏昼早就知道这一点。

并且,他可能知道原因。

怎么说?

从雅拉那支支吾吾,说到最后,也就只能用一句‘我一换一封印了完美!’这样的话来强行作为结尾,以及那极其自卖自夸的骄傲语气来看。

苏昼便大致可以推断出一些,不太能在雅拉面前直说的东西。

——众所周知,快输之前拼命一换一别人的,大多都很开心。

而被别人亡命一换一的那个,绝对心情十分糟糕。

而现在,谁比较开心,谁比较心情糟糕……当初是谁亡命一换一了谁。

简直一目了然。

懂得都懂,不懂的也不能说。

这就是苏昼多年以来,在网络上用小号和人一换一的经验。

当然,最近他在现实也掌握了如何使用‘化身’这一小号的技巧,不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总之,在进入完美世界之初,苏昼就很清楚,这个从属于完美的原初世界,其实是注定会有龙蛇要素在内。

毕竟,无论过程如何,在过去那场正确之战中,其结果都是雅拉一换一封印了完美。

两者的力量互相纠缠,互相封锁,且根本无法融洽相处,必须分出胜负主次。

雅拉的原初世界,苏昼并不清楚,应该是龙蛇占据优势,神鸟被打压。

而这里,显然是神鸟为主,所以龙蛇之名便成为了本地的禁忌。

青年当初一现世,就直接引来了神帝天魔王这两位至少天尊级,乃至于大天尊级的强者凝视,便是再也明显不过的明证。

而他体内流淌的‘不死血’,在这个世界,说是纷争之源头都不为过。

“我来到完美世界,也算是有几个目标。”

离开铸兵池后,苏昼站立在一处可以观察周围矿场的高台上。

他站在台前边缘处,环视眼前分布于整个山谷周边四面八方的矿场,青年目光微动:“第一,寻找成就天仙的机缘和道路。”

我的革新之道,需要见证更多的不同,才能迎来‘更好’的进阶。”

“第二,寻找强化灭度之刃的神材。”

“地球上虽然也有罕见的灵铁仙金,但我都看过,和灭度之刃的相性都比较一般,如果追求更好的话,去其他世界看看情况,对比后再做出决定也不迟。”

“第三,见证全新伟大存在,‘完美’的道路。”

“此事虽然看似平平无奇,且颇为无关紧要,但实际上,此事事关伟大封印,还牵扯到了雅拉的因果,我必须了解的更加清楚才行。”

这三大目的,就是苏昼选择来到完美原初世界的理由。

而三大目的之中,有关于灭度之刃的强化,如今已经步入正轨。

苏昼对此并不着急,毕竟三位大匠已经开始为他铺设前期准备工作,而自己只需等待新国为自己提供,亦或是自己去寻找契合神刀的神材即可。

而天仙之道,他有切实可行的进阶思路……但这种事情其实并不能完全看计划和思路,最重要的是主要是如去何践行,总之,这也是急不来的事情。

实际上,倘若只是普通的天仙之道,苏昼当初在传道塔内,便已经累积足够,可以尝试去成就。

但是,都已经通过了天帝级试炼的苏昼,又怎么可能去让自己走‘普通天仙’的道路?

作为革新知道的持有者,总是要追求更好,更好。

反倒是这个完美世界的本质……

单单就以这段时间,苏昼对这个世界颇为片面的了解,就令他感觉很是不爽,且对目前的世界情况满头问号。

这样的世界,和他想象的‘完美世界’相差甚远——苏昼本以为,完美的原初世界,起码也是一个乌托邦大同世界,然后人人在此度过‘完美’的人生什么的。

但是现在看来,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吗?

正因为对如今的形势感觉到困惑。

所以,苏昼才会对这大北岭区地底,那根被新国方面隐藏起来的‘龙蛇玉柱’如此感兴趣。

这种超乎一般常识之外的事物,放到证明了,新国高层,知道一些什么这个世界的本质真相。

“王太守。”

此刻,苏昼传音给自己身后,刚刚从铸兵池中出来的王海天。

高台上的青年没有转过头,他仍在凝视着整个山脉,双目中灵光转动,观察着各个矿场的情况。

而在观察完毕之后,他平静说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让这矿区内的矿工都暂时撤离吧。离得稍微远一点。”

“啊?烛,烛昼前辈,突出此言,这又是为何?”

在刚刚离开铸兵池死,王海天心中,其实颇为雀跃兴奋——毕竟说不定能见证一柄道兵的诞生,谁能不因此激动呢?

无论是对正国,还是对他这个北岭区的掌控者而言,都是再好不过的大好事啊!

但是,在离开铸兵池,听见苏昼的话后,王太守就有些不明所以了:“为何要让那些矿工们离开?”

倒也不是他不想答应,所以迟疑推脱,而是这的确是一件麻烦的大事。

单单是让铸兵池周边的矿场工作人员撤离,便是十万人级以上的大规模人员调动,哪怕是在矿场这个人人都有修为,且都进行过大规模集体行动训练的地方,也不是一件容易实施的事情。

行动之前,自然要谨慎。

“这件事……”

此刻,苏昼微微侧过头,他与王海天对视。

这个时候,青年其实还在思考应该如何解释,想出一个过得去的理由——总不能说自己等会探查地脉中的龙蛇玉柱,一不小心就会搞出些大动静,为了安全起见,就要让人先走吧?

不不过,就在苏昼大致整理好思绪,准备开口之时。

王海天顿时自己面色一肃,他恍然大悟道:“明白!”

——原来如此,我懂了!

无想之心中,这位太守的心念被倒映而出。

这下,却是换苏昼面色一愣。

很快,这位性格沉稳的国字脸中年接下来的种种心念,便顺着无想之心传递而来:

“烛昼真人刚刚击败神魔化身,依照你是,的确会有一定可能会迎来神魔报复,遭遇袭击……前辈实力高强,一人还好,即便不敌,也自保有余,但倘若被波及,北岭地区的普通矿工必然死伤惨重。”

“除此之外,那柄神刀如今也在强化——毕竟是真人一级的神兵,倘若在强化过成中出现异象,也的确会令人感到不适,杀人也不足为奇。”

王海天可是很清楚,那柄灭度神刀内蕴的庞然神意伟力。

在这个时候,的确谨慎为上最好。

“不愧是前辈,思考的就是如此全面!”

如此想到,王太守看向苏昼的眼神,顿时就变得更加重尊敬感激了。

无想之心的心念再次传来:“没想到,烛昼居然如此心善,实乃有德之鸟也!”

有德之鸟苏昼:“?”

——那我谢谢你帮我找理由啊。

“明白就好。”

虽然的确不明所以,但如今的苏昼面对这种小事自然是面不改色,他点头道:“那么开始吧。”

“是,前辈!”

疏散周边矿场的工作人员,并没有耗费多长时间。

每一次厚土门检查矿道,重新勘探矿脉分部,记录地脉活动数据时,整个矿场内外都会疏散,也算是几天假。

如今,无非就是又一次放假而已,没什么可在意的。

此时,苏昼的到来这件事,也已经在众多矿工中传播开来。

他作为神鸟烛昼的所作所为,也同样传开。

“感谢真人!”

“当真是有德神鸟,凤凰之裔啊!”

正如同有家人在北岭城的三位大匠对苏昼心怀敬意那样,其他人有家人在北岭周边的,也都远远地对苏昼行礼。

在此界,‘有德’便是最高的赞誉,凤凰更是如此。

成千上万人接连不断地感谢和赞美,心念便都化作一道浩荡的河流。

“很热情。”

苏昼注视着这些人,他微微点头,不禁有些动容:“而且……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和活力。”

虽然时间不长,但是因为有着无想之心,所以他对此界人心的理解,可能比许多生活在本地的人感悟都要更加深刻一些。

不得不说,这些发自内心,有着昂扬斗志的人们;这些愿意为了世界,人族的未来,自己的家人朋友,进而努力奋斗工作的人,实在是太过闪耀。

和这恶劣到了极点的天地,无情漠然至极点的神魔相比,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
这样一个天地失德,神魔无道的世界,究竟怎样才能觉醒出这样一批民众?

而带领这些人觉醒的那位圣皇,名为明正德的男人,他又究竟是怎样的存在?

“真是……好奇啊。”

如此想到,苏昼不禁微微感慨。

新历元年,10月11日,黄昏时分。

薄暮之时,整个矿场内外的人都已经离开了。

只剩下留守观察情况的王海天跟在苏昼审车,以及三位仍在为灭度之刃进行前置打磨的大匠仍留在铸兵池。

而就在确定方圆数十里内的确都没有任何凡人外,苏昼便来到这片山脉的山谷中心处,站立在大地之上,右足微微一踏。

登时,一道雄浑无比的庞然神念,便化作一道钻头般的钻地巨龙,朝着大地深处飞驰而去!

苏昼的神念意志,自然是强大无比。

他乃是以性之道成就地仙,持有天魂业位的霸主,在神识探查方面,天生就比其他霸主地仙更加强大。

虽然说……苏昼本质上,最强大的其实是‘命之道’的肉体和真身。而‘灵之道’的灵力量和灵力恢复速度也仅次于神魔。‘法之道’的技巧虽然无法称之为顶尖,但是有着众多恶魂加持,还有传道塔的传承相助,起码一流水准不为过。

但是,哪怕是所有人都看不出来这点。

可苏昼的确是天魂业位的持有者。

故而,仅仅是一瞬。

哪怕是在这个充满了各类超凡矿脉,气息驳杂无比,哪怕是神魔降念,短时间内恐怕也很难看透的地区,苏昼的神念也霎时间就贯穿数千米,直入地底深处,探明了大量纵横交错的地底矿脉。

没有太过在意那些矿脉,苏昼的意志一路延伸——可就在十几个呼吸后,仍然什么都没有找到的青年,不禁神色一愣。

“怪事,我的神念已经探出近十万米了,怎么还什么都没有发现?”

“放在地球,地幔我都该探到了,怎么这里还是死寂的岩石圈?”

这点,苏昼其实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毕竟天元世界如此庞大,并非是星球,而是类似轮回世界那般的巨型天圆地方世界,它地壳厚一点确实很正常。

但是,这也厚的太过分了。

——更深。

没有中止探索,苏昼的神念意志一路向下。

不仅仅是物质界,在灵界也双管齐下。

青年的探索愈发深入——这已经是百万米之下的区域,换成地球,早就深入星球内部深处。

但是,在这天元世界,却仍然仿佛是最外层的一层‘皮’,无法接触到本质1

而且越是深入,苏昼就能发现,地底深处的力量越是可怖!

此时此刻,在深入了百万米后,他甚至能听见一丝隐隐约约,仿佛什么东西剧烈流动一般的轰鸣。

就像是,血液在血管中奔流的声音,放大了无数被那样,剧烈的轰鸣!

“这个声音!”

此刻,苏昼神色凝重,他如今已经闭上眼睛,屏息静心,全身心地使用神识感应地底。

他笃定道:“这个是庞大灵力的奔流!而轰鸣声,是灵音和机械波一齐混合而成的结果!”

数百万米深的地底情况。一般真人,哪怕同样是天魂业位的真人,在没有特殊道具和器械帮助的情况下,是根本不可能探查的到的。

但苏昼却不同。

因为吞噬过众多恶魂,他的魂力,远比寻常同阶修者要强悍许多!

此刻的青年,面色无比肃然——因为在他脑海中,有关于这大北岭地区的3d地底结构图,建模已经完成!

所以,苏昼便能察觉,在这厚重无比的大地岩壳之中,其实有着数之不尽地熔岩地脉奔流!

——地脉如血,森罗密布。

它们的存在,就像是毛细血管一般,负责搬运着磅礴的灵力直达末梢……而且,这些看上去杂乱无章,毫无章法的地脉,在更深层次的结构之上,甚至隐约组成了一面从未有人见过的庞然大阵!

这甚至给予了苏昼了一丝构造自己真身,构造自己躯体表层防御体系的灵感——他也可以将自己的毛细血管组织改造成如此这般模样。

而就在这里,深邃无比,数百万米的漆黑地底。

苏昼,终于感应到了。

感应到了,那在王海天的记忆之中,他曾经见到过那枚白色的玉髓之柱!

这数百米长的玉髓之柱,倘若以常人的视角来看,的确庞大无比,但假如放在这数以百万米计算的地底深处,却又显得渺小。

可是,此时此刻,在这温润散发着活跃灵光的玉髓之柱上,有着点点星辰一般的光辉闪动,缠绕在玉柱上的龙蛇雕像,甚至如同活物一般,正在随着地脉中的灵气变化而盘旋身躯。

此时,它还没有被王海天以‘厚土神遁’之法,送入更深处的‘白山地脉’相应之处。

而在苏昼的神识触碰而来之时,这玉髓之柱就仿佛感应到了目标那一般,居然被直接激活!

——龙蛇——

仿佛,发出了这样的声音。

因为苏昼的探查,盘旋在玉柱之上的龙蛇雕像,那无神的双目中,骤然绽放跃动的灵光!

嗡嗡!

“什么?!”

而在感应到远方龙蛇玉柱,居然因为自己的神念而启动,直接开始与自己的精神进行交互的瞬间,苏昼顿时下意识地散发出自己的气势。

一时间,属于霸主地仙的气势庞然扩散——苏昼精神与天地交感,转瞬间,方圆近百里内,所有生物,无论是人类还是野兽,是飞鸟还是虎熊,全部都瘫软在地,无法行动。

而就在苏昼身后,有着天阶顶层实力的王海天也被苏昼勃发的气势冲击,他一时之间还没搞明白为何苏昼似乎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一段时间,就突然爆发出了如此强横的气势,仿佛发现了强敌那般。

但很快,察觉到地底深处异变的王太守登时也面色周边,目露震惊。

“难,难道说,始源真龙地脉祭柱被发现了?!”

“怎么可能!那可是位于近万里深的地底深处,还有地脉妨碍,哪怕是神魔都无法窥探的啊!”

他的震惊,为苏昼提供了相应的信息。

但是此时,苏昼却来不及思考这些。

因为,他能感应到,在那龙蛇祭柱被激活的瞬间,它就爆发出一股令自己无比熟悉的气息,然后引导自己的意志深入,朝着大地的更深之处,也就是所谓的‘白山地脉’之处深入而去!

此刻,苏昼当然能切断与龙蛇祭柱的联系,不随它继续深入地脉。

但是,他却不想。

那个龙蛇玉柱,毫无疑问,与自己体内已经隐藏起来的龙蛇血脉产生了关联。

倘若按照这个轨迹下去,绝对是一个可以探查‘完美世界’真相的机会!

为何大地会吞噬众生寿元?

我想要,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

苏昼的神识,在龙蛇祭柱的共振下,与这片大地之下,更加深邃,更加庞大的意志产生了交感。

一时之间,青年的眼前,甚至浮现出了宛如真实那般的光影片段。

然后,他便看见一片漆黑。

无边黑暗,寂静无声的宇宙沉默地运转,仿佛能直至永远的尽头。

但是,在绝对的黑暗中。

遥远地彼端,突然有一点金色的光芒骤然亮起,宛如开天辟地的神光那般,遍照万界诸天。

也与此同时,这横扫而来的光照亮了眼前,那庞然无比的漆黑之环。

——嗡嗡。

在漆黑之环现身的刹那,苏昼在这瞬间,甚至感应到了自己体内最深处,那最为根源的血脉震鸣,似乎是在发出‘亲近’地欢呼!

“居然?!”

感应至此,苏昼面色微变。

虽然说,他如今已经切换成了神鸟形态。

但是,在更深层次的本质上,他的血脉根源,仍然基于一个血脉。

那是,超越了龙蛇源头之血的至高……从属于雅拉,从属于伟大存在,其至高眷族才会拥有的血脉!

——混沌不死血!

那可以承受一切苦难,就连混沌带来的一切灾厄都能完美承受,最高等级的不死之血!

而如今,伴随着‘不死血’的鸣动。

一个无比庞大,无比可怖,但是,却又无比亲近的意志。

开始从这幻象之中的庞然黑色圆环内部,缓缓传来。

【……始源真龙?】

【究竟何时……诞生的……】

轰!

听见这个声音后,地表之上,苏昼猛地睁开眼睛。

而在深邃地大地之下,无数灵髓铸就的龙蛇祭柱正在猛烈的震荡。

与此同时,北岭山区地底,原本平静的地脉,也开始剧烈地鼓荡!

轰!轰!轰!

以苏昼立足之地为中心,天地开始动摇!

首先察觉到这一点的,是三位大匠和灭度之刃。

哗啦!

地底深处,铸兵池中,伴随着骤然生变的地脉气息勃发,奔流的赤金色熔岩大河猛地暴起奔涌,掀起巨大的浪潮——如果不是铸兵池周边本来就有护盾,而三位大匠皆为天阶,所以并未有人受伤,只是被下了一跳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

此时,在北岭之地工作时间最长的楚匠匪夷所思地支撑着灵光护盾,他注视着眼前几乎是暴走的地脉长河,不禁震撼出声:“铸兵池之所以悬在北岭,就是因为此地地脉乃是白山支流,灵力雄浑,且尤其稳定!”

但现在……

此刻,位于外界的王海天,能够清晰地看见外界的变动。

他就站在苏昼的身后,惊愕地张开嘴巴,注视着整个北岭区域山岳动摇,大地伴随着磅礴的地脉之气勃发,龟裂裂缝!

可以看见,在以苏昼为中心,至少方圆数百里内的区域,千百条如同血管一般的裂缝纵横交错,迸裂成网。

而一道又一道玉白色的地脉之气从大地的深处迸发而出,它化作无数如林光柱,直刺天穹!

耀眼无比的灵光填满了所有大地上的裂缝,即便是已经撤离至数百里开完的众多矿工,乃至于远方的北岭城都遭到波及,磅礴的灵气震动大地,令林木颤动,房屋摇晃。

一时之间,

与此同时,青林州边缘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

刚刚驾驭遁光,抵达一州边缘之地的明正德面色骤变,他感知到了青林州彼端,临漠之地传递而来的气息——男人双目中灵光流转,甚至也看见了那一道冲破云霄的地脉气柱。

“为何,为何现在就会有如此反应?!”

“明明计划还未开始,为何天元界主地脉的意志,现在就有所反馈?!”

“而且,这个气息……不仅仅是‘龙蛇’——还有‘凤凰’!”

正是龙蛇和凤凰的力量在共振,所以一切的反应,才会如此之大!

可这一切……不应该发生啊!

外表年轻,但早已见证无数的皇帝,同样心中震撼,注视着这一切——因为在过去,他也未见曾见过这样的一幕。

但很快,他便恢复正常。

男人低声自语:“这正是我期待的——未知的反应,不一样的结果!”

深吸一口气,然后平静下来。

随后,明正德面色坚定地加速,以自己最快地遁光,朝着那北岭之地飞驰而去。

但是,此刻。

位于北岭的苏昼,却感知到,自己体内的‘不死血’,正在龙蛇祭柱共振,然后释放出更加庞大的波动,与那遥远地脉深处的意志交流。

只是,青年体内的不死血,却早已并非是纯粹的不死血。

模拟凤凰,只是改变的一部分,更多的,却是苏昼一直以来,以自己的力量,想要‘革新’自己血脉的结果。

虽然,收效甚微。

但是,却并非没有收获。

通过神龙世界,始祖之龙相关的血脉技术,他并不能说是‘强化’了不死血,但如今苏昼体内的血液,早已是最适宜他的形态!

并非是龙蛇,也并非是神鸟,独一无二的,可同样并非是融合两者而成的独一无二之血,此刻令那庞然的意志也微微诧异。

【异种,真龙?】

【不对……汝并非,真龙……】

【汝乃……万世革新……】

【不,汝……究竟为何?】

感应了一次又一次,的确是熟悉无比的气息,可却并非想象中的答案。

那个庞然意志,散发出了困惑地意味。

一阵沉默。

然后,青年的神识,坚定地与龙蛇玉柱共振,作出回答。

“——烛昼!”

【烛昼?】

得到了回答,那庞然的意志,便重复说道。

登时,仿佛是印证了什么,达成了什么。

两者的声音层层叠叠,于无形的虚空中,掀起轩然大波!

而就在此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