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是万万要不得(1 / 2)

闹剧之后,客栈的进出人口,都要被狠狠地检查一遍,要是发现半点不对劲儿,就要将人给轰出去。

这里的很多百姓,也知道这来的是当今的皇帝,一些人是骂他昏庸,一些人是觉得他的出现,是可以拯救这座城市,将这群恶霸给除了去。

不过好处是,叶铭庭那天出现的时候,是在阁楼的三楼,因为只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,下面的人大多又都是跪着的,所以也是没怎么瞧清楚他的长相,许多人还是不认识他。

但是这正好就方便了他的出行。

“皇上,皇后娘娘,那边报过来的信儿,说是因为顶撞圣驾,所以那个云澜城的小恶霸,就被赐了一根白绫,就这么吊死在监狱里了。”

掌柜的也觉得这事儿是很不省心,且不说别的,这件事说到底,就是皇上让他来找了很多的当地人给看着的,一旦是这官府里面有个风吹草动,他基本上都能够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“这个陆大人,倒是个厉害角色,恐怕是前脚知道这个侄子做了错事,引起了这上面的愤怒,下一秒,就直接将人给做掉了,就是为了讨上面人的欢心罢了。”他语气淡淡,不知道现在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。

“也真是有够狠毒的,虽然是个恶霸,也是该除掉,但是这之前倒是一番纵容,现在这才过了多久,是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直接将人一根白绫赐死了。”白羽岚耸耸肩膀,道“这别人这么做,或许也还能够解释的过去,但是这人自己杀了自己的侄子,是怎么都觉得奇怪得很。”

“要说他大义灭亲吧,这从前怎么不做?要说着结党营私,用人唯亲,可这现在怎么就一下就杀了自己的亲侄子?还是昨日里事发,今日就杀人。”

“这个陆行三,想必是知道他一点秘密,从前是陆行三在城里作威作福,但是这民间的百姓,却没怎么说过这个知府,顶多也就是说他任人唯亲,但是贪赃枉法倒是不存在。”叶铭庭下了最后一颗棋子,道“所以他是用的这个陆行三作为挡箭牌,让陆行三充当这个作恶的角色,自己在背后捞钱。”

“你输了,夫人。”叶铭庭轻声道。

“哪一次是赢过你的,你这个人,是做什么事,还是和我玩什么棋艺茶艺,四书五经,可都是步步为营,样样都比我好的,也算是我半个师父了。”

“这话倒是听着不舒服,若是像个师父,我又比你年岁大些,那岂不就是如师如父了,说着我像是你的父亲似的,多不好。”叶铭庭这会儿倒是玩起来小傲娇了。

要知道,这人最开始,总是将她当做一个小孩子,一旦是出了什么问题,他就来一句,觉

得她这是小孩子心性,又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,让人听着就生气,现在倒是要与她平辈了。

“那你打算如何处置这陆琳琅?”她眨眨眼睛,有些疑惑道“现在这陆琳琅,可是作威作福,又都是在他的地盘上,难免有些横行霸道,强龙斗不过地头蛇,这要是他心一横,到时候将我们都给一锅端了,可就是什么都没落下了。”

其实白羽岚这番话说的倒也不无正确,且不说别的,单单是一点,这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,更何况,还是在这穷山恶水里面,作威作福多年的人,逼急了可就不管对方是不是皇帝了。

“这件事,得慢慢来。”叶铭庭阖眼,道“这地方,不是一两句话都能够说得清楚的。”

“你要知道,就算是我们的军队,也只在云澜城之中驻扎了一部分,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结党营私。”叶铭庭叹气道“另外,云澜城之中大多都是他们的人,这里又是个攻略的战略险境,加之我们最近在这边境还有一场战斗要打,要是惹急了,这场边境的战役,就输了。”

叶铭庭是比她考虑的更多,这或许就是帝王术吧。

就算是他明知一个贪官污吏,但是也同时知道这个人是能够被他所用的,他需要这些人和另外一批人相互制衡,才能够达到他最终的目的。

这世上,也不仅仅是绝对的一身正气,以及一个绝对的坏人,可以随便定义的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白羽岚被这么一个现实弄得心里很不舒服,看来,叶铭庭是不打算怎么动这些人,但是林玉权可怎么办?

她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说是要为他平反伸冤的,但是现在却是无能为力,她心中忽然就萌生出一种无力感。

“我出去买个糕点,听说这边还有独特的美食。”白羽岚说着,就离开了房间。

叶铭庭在她背后看见她的背影,颔首同身边的掌柜道“让人去看着点,现在娘娘的心情或许不会太好,指不定等会儿又要做出什么错事来。”